如果让邓肯与马刺来执行魔球理论,能夺冠么?

三分球+罚球+上篮=效力
=赢球。

尽人皆知
,这是达雷尔·莫雷执掌火箭期间的主导思想,来自于效力
至上的魔球实际。

自2012年哈登到火箭,火箭几乎年年常规赛都是罚球/投篮比和三分/投篮比同盟
顶尖:大略,再不其他球队如此极端地追求效力
了。

上季出了个相似的:密尔沃基雄鹿,三分/投篮比同盟
第三。罚球/投篮比虽惟独同盟
第17,但0到3英尺的上篮,他们是同盟
第二多(扬尼斯:嘻嘻嘻!)。三分+篮下的套路,打法如机器般效力
至上。

了局也和2018年的火箭相仿:常规赛西部第一,分区决赛折戟。

哪位会问了:

布登霍尔泽教练这三分+篮下的套路,哪学来的?

罚球+袭篮+三分的纯效力
打法,真夺不了冠军吗?

上面这是16年前、34岁的迈克·布登霍尔泽教练。

那是2003年。如今拿到2019年度教练的他,当时还在马刺当助教。

那年,马刺常规赛罚球/投篮比同盟
第2;
三分/投篮比同盟
第7,真实命中率同盟
第3。

算得上是很魔球了吧?

不只是防御端魔球。

那年的戍守端,马刺防到对手每场只出手13个三分球投中4个:防三分球同盟
前四。尤其防底角三分,马刺同盟
第二好。

对手罚球投篮比同盟
第三:限度对手在篮下防御,数目和命中率马刺都是同盟
前六:守篮下也很完美。

这等于2002-03季的马刺,只看数据,非常魔球:

袭篮多、罚球多、三分多;不让对手袭篮,不让对手罚球,不让对手投三分。

了局等于常规赛,他们防御效力
同盟
第七,戍守效力
同盟
第三。

最重要的是:他们那年还夺冠了。

历来常规赛依赖罚球+三分,还能夺冠的球队,少。

本世纪除了马刺,也等于2013年热(罚球投篮比同盟
第八,三分投篮比同盟
第五)算得上。

到2014年马刺夺冠时,作风已全变了:罚球投篮比同盟
倒数第一,三分投篮比同盟
第16罢了。

以是,是的:本世纪迄今最典型的魔球效力
夺冠队,是2003年的马刺。

以是,波波维奇也号召各人数据至上吗?似乎未必。

那年马刺的详细操作理念,两年后,波波维奇在给FIBA某杂志的一篇文里概述过。

戍守端,依照北卡作风将球场四等分(中线和两个罚球线为划分线),依照对手作风决议退防方式,限度对手起速。

阵地战,弧顶则堵中路冲破,逼向边路;在底线则限度对手远射,但允许冲破;强侧尽量不补位,尽量依托弱侧轮转补位,强迫对手长传。主封的是单侧二人转(护禁区)、弧顶冲破(护禁区)与底线远射(控三分),放空的是中距离。很魔球,但更复杂。

防御端,1-2-2或1-4落位为主,两长人一个站左腰豫备接球单打(邓肯),一个弱侧沿禁区线晃,豫备冲前场篮板或上提接二人转(罗宾逊),当然两个角色能够互换;也时常用单内线上提配合帕克挡拆。

波波维奇不太在乎
数据细节,在乎
的是详细打法。只是详细执行起来,搞出了效力
至上的效果。以是,马刺跟火箭与雄鹿那种各人清空、持球冲破的套路,不太一样。

尤其是,马刺不严格意思的空间长人。弓手如科尔、杰克船主、鲍文、费里们全都是定点弓手,也不哈登那样找个掩护直接投你的怪物。

实际上,马刺这么打,是被逼出来的。

1996年72胜的公牛,罚球/投篮比低到同盟
倒数第三,三分/投篮比低到同盟
第17。但不妨碍他们打出每100回合115分的同盟
第一防御(比2016年懦夫还高)。由于他们有太卓越的传切分享球,并且23号是史上第一中距离杀手(当然,乔丹在其他距离也是顶级杀手)。

2003年的马刺,队里是37岁马上要服役的上将、36岁的费里、34岁的史蒂夫·史密斯、37岁的科尔、41岁的威利斯;入行第一年的吉诺比利,入行第二年的帕克,32岁的鲍文,情感时常跑飞的杰克船主。

当打之年的,惟独邓肯、马利克·罗斯、德文·布朗,以及27岁年富力强的、我们敬爱的巴特尔。

他们不当时的科比麦蒂卡特皮尔斯那种中距离单挑高手,不基德那样的天才组织者。他们老的长幼的小,帕克还不太会中投。

以是,惟独极端依托效力
的打法了。

魔球实际说来很容易,各人都知道该袭篮或三分,命中率才高;但为何
没几个队执行失掉位呢?

执行力。

那年马刺能打出罚球+三分+袭篮的高效力
数据,完全靠执行力。天赋不够脑子凑。

他们打得很克制:不抢投,不乱投,三分球91%是吃助攻吃出来的,全同盟
第二。

那年马刺没什么天才,老的老,小的小。但他们能确实把球塞到篮下,或转移到空位弓手哪里。

那年马刺在二阵,切实已有些有趣的实验。比方:科尔+吉诺比利+杰克船主+罗斯+威利斯的小球阵:三弓手+小内线+长人。201公分的马利克·罗斯,是马刺本身的超穷人版拉里·约翰逊,是德胡安·布莱尔应该成为但未能成为的球员。他不是个空间型内线,但靠溜底线、内切、前场篮板,没让马刺的空间太狭窄。

当然,吉诺比利要两年后才大成,帕克那时还不会中投(那年帕克罚球线外中投命中率34%)。他俩主要的功效,仍是策动挡拆后上篮。

以是,主要仍是邓肯在主导球队的运作。他的意思,夸再大都不为过。

戍守端,刚才说了:

马刺是上线堵冲破,翼侧限投篮,远端协防,放中距离,但切实不全放。邓肯会时常游弋出来延阻。

但延阻了,切实不放篮下。比方上面:邓肯出去延阻了,对面分球,眼看是个大空位,邓肯转身盖掉。

转身、跨步、起跳的光阴把握,感受一下。

相似的:邓肯延阻,基德分球给杰弗森,巨大的一个空位:邓肯转身,一个帽。趁便注意下:当时对位穆托姆博的上将也已赶到,双塔双帽。

上面这个,仍是如此:基德看周围没空间,惟独底角一个传球选项,空的,传吧,邓肯转身,盖了。

防御端。

邓肯的背身单打不提,那是马刺前四冠的基础。史上如此盘绕长人背身单打还能夺冠的,也等于麦肯的湖人、天勾的雄鹿、大梦的火箭、沙鱼的湖人寥寥几队罢了。

但那年邓肯所做的,不只是大梦式的背身吸引夹攻后分球。他是全队防御构建的核心。

下头这个弧顶面筐冲破抛射得分前,帕克为何
要虚跑一下?之前邓肯跟他做了两个罚球线二人转了,基德都有点虚了。

长人高低位连线很稀有,七尺双塔挡拆内切见过没?

单侧挡拆冲破后空中跳传弱侧内切接应,似乎也不稀有吧?……

上面这组画面,截自2003马刺夺冠之战——尽人皆知
,等于邓肯21分20篮板10助攻8封盖那场。

那年季后赛他场均25分15篮板5助攻3封盖。球队的得分王、篮板王、助攻王、盖帽王。

那年马刺季后赛,第二得分手是命中率40%的帕克,场均15分;杰克船主命中率41%,13分。上面等于场均9分的吉诺比利了。

邓肯本身,打出了落幕太阳那场15分20篮板10助攻4封盖的三双,包括在洛杉矶37分16篮板停止湖人王朝的一战,,包括对小妞前两场场均36分15篮板6助攻,在达拉斯的两个客场则是场均27分22篮板7助攻5封盖。包括总决赛第一战的32分20篮板6助攻7封盖。

即,2003年的邓肯,不只是攻防两头的个人尖兵,他仍是马刺攻防的轴心。

他的戍守端把持范围不下凯尔特人期间的KG,并且有更好的护筐,防御端稳稳地要挟着篮下,能给外围送三分机遇;也能到高位策应,让罗斯、上将、帕克、吉诺比利们袭篮。

那年他拿到第二个MVP。那一全部
赛季,从常规赛到季后赛,他的内线要挟与策应,引领着马刺,无意间打出了非常合乎魔球实际的效力
赛季。

那时候还不魔球实际,不“三分球+篮下=胜利”的主旨。

但邓肯无意间,就依照这个套路去打了。

——吉诺比利,也是。

不用依照数据导向,也能打出高效力
的篮球。

“那,啪啪啪,传进传出,这个球就打得很合理了!”

魔球实际的效力
至上,会让各人推许袭篮(造罚球)+三分。许多球队会下意识地按这个套路来:弓手站开、强攻篮下。

但2003年的马刺,在主旨上切实不秉承这个套路。他们只是依照拉开空间、无球走位、强弱侧转移、打到篮下、分球空位的篮球基本原则打比赛。

由于必需依赖邓肯的单打,由于帕克和吉诺比利还惟独冲破要挟,以是无意间打出了高罚球率;由于有一群定点弓手,以是无意间打出了高三分率。

有趣的是,那年虽然马刺效力
至上,实际上该无穷
依赖邓肯,但马刺季后赛许多角色球员施展出色——虽然不是每一场都如此。

科尔要害三分,让马刺裁减了小牛;上将在夺冠战拿了13分17篮板,克拉克斯顿13分,基本是吃邓肯的传球射的中投;马利克·罗斯对达拉斯第二场袭篮轰下25分;鲍文对湖人第二场射中7个三分球,27分;杰克船主对达拉斯最初两场汹涌澎湃,夺冠战要害的两个接邓肯传球的远射扳回分差;吉诺比利用抢断和传球打乱了基德与沙鱼的步调;帕克在击败湖人那场轰下27分:挡拆上篮无休无止。

由于虽然效力
至上,但马刺的球权仍是很分散的,人人共享。

无心插柳,了局反而做对了:只能说,马刺本来就打得很对。

更直白一点:

作为轴心的邓肯,不用占据大量球权,仍然

依据能够引领出高效力
的打法,由于他自身的打球思路里,是自带效力
+合理这根弦的。

也或,邓肯真的等于机器人。

刚才提到了:本世纪靠高罚球率+高三分率夺冠的,除了2003马刺,还有2013热。

两队的王牌轴心,恰好是史上两位最卓越的先锋,还恰好都是史上篮球智商顶尖的球员。

是巧合吗?不知道。

题外话:

1980年代,合乎“高罚球率、高三分比”的效力
型冠军队典型,是1981年的凯尔特人——罚球同盟
第九,三分同盟
第二,真实命中率同盟
第三。当然那会儿不流行三分球,但这支球队的空位中远投,是同盟
顶尖。他们的王牌,是二年级的拉里·伯德。

2003年马刺、2013年热、1981年凯尔特人,都以高罚球+高三分的效力
至上的套路夺冠。

而他们队上各有一个先锋,是球队季后赛得分王+篮板王+助攻王(好吧,切实伯德不是:1981年季后赛他场均6.1助攻,比组织后卫阿奇巴尔德每场少了0.2个)。

仔细想想这事,很有趣吧?

大略,魔球实际失掉的论断,的确是对的:

效力
至上的打法,的确能够赢球,甚至夺冠。

但反过来,如果太偏执于这个实际,忽略篮球自身的许多规律,忽略了人的因素,似乎,就会出点问题。

2003年马刺、2013年热和1981年凯尔特人,他们的高罚球+高三分,是由于分享球权、转移球和大量的篮下渗透和空位投篮,而不是一味追求强投三分+罚球。他们依托的是一个篮球至上极高同时又肯分享球的先锋,效力
至上是他们的了局,而非根由。

最初件事。

2003年的马刺,有邓肯这么一个单体攻防无敌、群体影响力辐射无穷
、仿佛机器人一般高效力
的轴心,但仍然

依据能让每个队友——虽然老的长幼的小——融入出来。

除了他本身的性格和不黏球打法之外,还有个因素。

刚才说了,2019年度教练布登霍尔泽,就在这支马刺当助教。主帅是当年年度教练波波维奇。而那年马刺的助教还包括2009年度教练迈克·布朗——战术不提,待人接物亲近老球员,他一向是不错的。

球队里还有史上最佳的队友大卫·罗宾逊。加上进NBA第一年的吉诺比利、MVP期间的邓肯。

以及2016年度教练科尔:

虽然球员们老的长幼的小,但说这是史上篮球智商与情商最爆表的更衣室,大略也没问题。

大略,想将人磨炼得如机器那样精确,那样效力
至上,到最初,仍是得依托人自身的心智与力气吧?

哦对了:上周提到的林书豪见面会的门票,恭喜如下五位。

罗肉

R.W.S.N

聂志贤

茂林

MaJie

:)